安純開卷

1xdfy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起點-Turn215.通路、兄弟與鏡像世界展示-rqfbw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没错,我正是要重启汉诺塔。”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被左轮的话吓住了,要知道,汉诺塔从设计到制造的初衷,就是为了以庞大的数据量冲垮所有的电子设备,达到消灭隐藏在网络中的伊格尼斯的目的。
没想到,汉诺骑士心心念念的并没有放弃汉诺塔,反而要在自己面前重启汉诺塔。
这是……还想再一次灭世吗?
Playmaker在短暂的惊愕之后,随后就想到了左轮的话可能有什么深意。
“汉诺塔曾经被毁灭一次,丢失了大量的数据,所以即使重启也没有原来的效果了,”左轮说到,“不过就算是如此,汉诺塔那能容纳当量的庞大计算力依然能为我们提供一些帮助。”
江南恨 梅子黄时雨
说着,左轮打开了身旁的屏幕,恶灵的脸出现在屏幕中。
天黑之后
“左轮大人。”
“情况如何?”
“已经安排好了,无论是伊格尼斯的程序,还是SOL公司的程序,都已经做好了破解的准备。”
左轮点了点头,“那开始吧。”
“是。”恶灵恭敬的鞠躬。
众人面前,那座高耸入云的高塔开始缓缓转动起来,带动着风,转化为风暴,将四周的云层搅成了漩涡。
“对我们而言,进入那里之前,最大的麻烦并不是伊格尼斯,”左轮说道,“而是SOL公司,他们要做什么我们没办法掌握,但是如今,我们有了这个程序之后,最大的麻烦就变成了伊格尼斯。”
“你是说也伊格尼斯的陷阱?”
“那不是陷阱,”左轮说道,“战场也不是战场。”
“那是什么?”
“时间。”左轮的话让playmaker一愣。
“时间?有这种数据陷阱吗?”艾仔细思考了一阵,“我完全想象不到诶。”
“你是说,他们设置战场甚至是陷阱的目的,是为了拖时间?将我们的精力完全托在那里?”
“没错,”左轮点点头,“这就是他们的陷阱——时间。”
“可是……拖住我们有什么意义吗?”playmaker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如果他们不害怕我们,那么光明正大的站出来与我们决斗就是了,如果他们害怕我们,那么拖时间拖下去,如果被我们找到了,他们的谋划依然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或许是因为……他们有能力在我们找到他们之前增强自己那一方的力量吧。”
“那不可能的,”艾说道,“想要升级我们的程序,就必须有一个懂伊格尼斯算法又有着庞大数据量的外部助力,否则我们是不可能增强力量的……”
“那么,假设你们获得了足够庞大的运算量和数据,又有着伊格尼斯同伴的帮助呢?”
“额这……”艾仔细思考了一下。
大概也许可能会……恐怕应该差不多可行吧?
“理论上成立,”阿库娅替不成器的艾回答道,“但是那需要的数据量极其庞大,庞大到我们无从寻找。”
“那一万个人够吗?”
“一万个人?什么一万个人……”艾说到一半,然后就说不下去了。
锁骨娘子 桃花三月夭、
他瞬间醒悟过来左轮指的是什么。
那被莱特宁和温蒂抓走的一万个吃瓜群众……还不够吗?
“骗人的吧!?”艾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那样……那样的话……不!那种事情绝对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呢?”左轮反问道,“人类可以以这种方式消灭AI,AI也会用这种方式消灭人类,既然人类能够与AI融合,那么反过来也一样,毕竟,人类的大脑储存的数据量和计算能力不尽相同,但是却有着开发的潜力。”
“这是真的吗……”艾询问的目光看向了阿库娅和不灵梦。
不灵梦在沉思,阿库娅却干脆没有理会他。
“早在SOL公司开始研究人类与AI融合的实验时,你就应该差不多醒悟过来了,”左轮截断了这个话头,“莱特宁和温蒂他们抓走了那一万人,也许真正的目的并不是用那一万人作为要挟逼迫我们和它们决战,而是接着那一万个人的大脑给伊格尼斯的算法升级……”
左轮主动转移了话题,毕竟他把这些人叫到这里来是为了合作的,而不是为了说服他们什么。
总之,就算是丑话说到这里,艾的脸上依然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
哪怕是自己与莱特宁和温蒂站在了对立面,他也依然希望自己的同类、同伴们保持纯真善良。
他现在更加希望,莱特宁与温蒂是为了生存才站到了人类的对立面。
“开始了。”
逍遥尊 玉会
数据以具现化的形式扩散,无形的力场以汉诺塔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笼罩了整个link vrains。
这份庞大的计算力,并非是要直接打通通向莱特宁和温蒂面前的通道,而是为了找到莱特宁和温蒂的真正藏身之处。
“找到了……”在那道无形力场包裹之下,隐藏在link vrains中的程序无所遁形,就在这时,伊格尼斯的专用雷达找到了属于伊格尼斯的信号。
屏幕中,一片link vrains中设置的景象恍惚了一下。
“是那里啊。”
“在link vrains里面!?”playmaker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真聪明,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左轮说道,“他们复制了这一带的贴图,并将他们的秘密基地藏在了贴图下面,怪不得link vrains之外怎么都找不到!”
“那我们还等什么?”焚魂者说道,“冲进link vrains端了莱特宁的老巢!”
这个时候,playmaker反而陷入了思考。
如果外部有可靠的支援的话,那么倒是不用担心,但是能支援的人只有泰瑞斯一个,比起草薙翔一来说,泰瑞斯作为后援有明显的不足。
“我会在外面支援你们,”就在这时,Ghost girl反而退出了队伍,“你们如果进入的话,难保不会被SOL公司监测到,所以我会和财前晃在外部支援你们。”
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
在衡量了一下ghostgirl的可信度之后,playmaker点了点头,“拜托你了!”
与此同时,刚刚的扫描也同样惊动了在link vrains中的莱特宁和温蒂。
“被发现了呢,”温蒂转头,没有任何紧张或是焦虑,反而是一脸的戏谑,“莱特宁,你的计策不管用了。”
莱特宁皱紧了眉头陷入了沉思。
“我能想到他们会发现我们藏在这里,但是没预料到这么快,”莱特宁说道,“还有,刚刚那阵波动的感觉,如此庞大的计算量,他们是怎么办到的?”
“我才不管咧,”温蒂一摊手说道,“不过很快,敌人就要打上门来了,莱特宁,我们的领袖呦,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莱特宁眯起眼睛,瞥了温蒂一眼,随后看向身后的哈尔,“哈尔。”
“大人。”哈尔走上前来单膝跪地。
“鲍曼要出动的话还需要等一段时间,”莱特宁说道,“在那之前,你替他先顶上去吧。”
“是。”哈尔没有任何犹豫,对于他而言,莱特宁的命令不容置疑。
但同时,哈尔也在心中泛起一阵莫名的预感,他有预感,这一次的行动,他估计只是一个牺牲品,所以,这一次离开了大本营之后,大概再也回不来了。
因为在他面前的是曾经打败了鲍曼的playmaker,以及汉诺骑士的首领左轮。
“我要怎么做?”哈尔抱着一点点的希望问道。
“没什么值得你特别要做的,”莱特宁说道,“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吧。”
“……是。”意思就是说,没有获胜的希望了吗?
“输掉的话,我会怎么样呢?”走在回去准备的路上,哈尔满脑子都是类似的问题,没有悲伤,这是对AI生命而言最大的悲哀。
“算了,考虑这种事情也没什么用。”哈尔自言自语到,随后,他转过头看向了某个方向。
在那个房间里,沉睡着他设定意义上唯一相似的个体,或者说“亲人”……这种人类意义上对关系的命名让他内心十分反感。
“不过,姑且和他说一声吧。”哈尔转身,朝着那个房间走去。
听到推门声,坐在无数流光汇聚中心的鲍曼睁开了眼睛,看到是哈尔,轻声的问道:“怎么了?”
“playmaker一行人侵入了镜像link vrains中,在朝着这边过来。”哈尔回答道。
“嗯,我这边马上就要结束了,”端坐在数据流动的中心,鲍曼说道,“等到完成了,playmaker他们就跑不掉了。”
鲍曼似乎很进入角色,他想说一些轻松的话题让哈尔开朗起来,但是哈尔的表情似乎带着永恒不变的冷漠。
暴皇絕寵:傾城帝妃馴夫成癮
设定上的兄弟俩对视着,陷入了沉默,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尴尬。
“怎么了?”鲍曼似乎察觉到哈尔有些不太对劲,说道,“你不是有事才来的吗?”
“不,没什么……”哈尔转身离去。
“莱特宁和你说了什么吗?”鲍曼果断的察觉到了哈尔情绪上的不对劲,说道,“他让你出战了?”
哈尔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你怎么知道?”
—————
鲍曼皱起了眉头,额头上带着升级时的困难,从定义上来说,他并不是完整的伊尼格斯,所以无法徜徉在数据的冲击中。
听到哈尔的话,原本就有些步履维艰的鲍曼脸上的神情更加艰难,“你会死,实力的差距太大了!”
“你凭什么这么说?”哈尔忽然间问道。
穿越之寻爱月
鲍曼心中一突,这是第一次,哈尔对他的话显露出质疑,“这是我作为哥哥给你的衷告。”
“我们两个根本不是兄弟!退一万步讲,我比你更早出生,只是为了照顾情绪不稳定的你才被下令成为你的弟弟!”
“哈尔,你生而就拥有意识,不是完整的个体,”哈尔的话让鲍曼慌不择言,“是半成品……”
“那又怎么样!?你是想说我比你差吗?”
鲍曼回答道,“但你的确是我的弟弟,我们拥有相同的程序和计算能力,这是从一出生就设定好的……”
“那又怎么样?”哈尔对于鲍曼的话……或者说鲍曼的存在越发感觉到不满了,“那种因为游戏设定而被强行拼凑到一起的人物关系到底算什么?我只是一直被迫照顾你罢了!”
回忆起相处的点点滴滴,哈尔发现,能回忆的东西太少了,而且,越是思考,越觉得鲍曼的存在过于……
碍眼!
“切,连一点像样的回忆都没有!”哈尔转身离开。
“等一下!哈尔!”鲍曼急忙大喊道,“这里到处都是another的程序!如果你输掉决斗的话,就会消失!”
“无所谓!”哈尔边走边说道,“我只是个不成器的AI!哪怕消失也只是少一个累赘而已!更何况,那样的话就不用再看到你那张令人生厌的脸了!对我而言更好!”
Playmaker一行人穿过汉诺塔所开辟的大门,在那一刻他们的眼睛因为强光而短暂的失明了瞬间。
等到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blue maiden(蓝色少女)发现,出现在她面前是隐藏在镜像link vrains之下的血红世界。
与link vrains完全颠倒的世界中,早已布满了无数的陷阱程序。
“这里就是莱特宁他们所在的空间吗?”蓝色少女喃喃自语道,然而,她的话却没有得到任何应和,转过头四下环顾,才恍然察觉,“啊嘞?大家呢?”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